拆迁安置
当前位置: 主页 >> 拆迁安置

陈捷弟在稷山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陈捷弟在稷山,关于稷山天气预报的介绍

陈捷弟(1912~2001)山西浮山县人,1933年1月参加,1937年4月加入。历任牺盟会闻喜县,稷山县县长、县委宣传部部长、县游击支队长,教导三总队政治主任,政卫第一支队政治主任,第212旅参谋主任,决死一纵队参谋,决死第一旅司令部侦察科科长,太岳一分区处副处长,太岳五分区9支队参谋长,第55团团长,晋冀鲁豫军区47团团长,第一兵团15纵队45旅133团团长,第十八兵团62军186师副师长,西康省西昌军分区副司令,第55师师长,1956年11月任昆明步兵学校校长,1965年11月任贵州省军区副司令员,1980年7月任贵州省军区顾问。1960年授予大校军衔,1988年荣获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七七事变后,发动了侵华战争。1937年12月上旬,党组织以牺盟会的名义,向山西省政府推荐被委以稷山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的党员陈捷第到职。陈捷弟从闻喜县赴职前,曾到临汾向山西省牺盟总会雷任民领受了任务。雷指示陈捷弟到稷山后,迅速建立抗日武装,把枪杆子抓在手里。并交待了抗日斗争和对付顽固派的斗争方略,要其准备长期坚持在汾河一带开展游击斗争。

一、稷山县委移至马家沟。

1938年2月,从太原长驱南下,沿途各县的旧县长纷纷弃官逃命,阎锡山此时就趁之际,企图利用党领导的新军和牺盟会等进步势力来抗击收复失地,于是任命了牺盟会许多青年为县长。当时稷山县长是26岁的陈捷弟(地下党员)在逼近稷山,形势十分危急时,陈县长考虑到敌强我弱的情况,一旦县城难以守住,便要迁移政府,准备长期抗战。但是,迁往哪里好呢?时任县财政局长的赵永清提出欢迎迁到我们马家沟,那里山高林密,居高临下,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向北直通乡宁、吉县,可和省府直接取得陈县长觉得言之有理,有赵局长的关系,到那里也容易打开局面,于是拍板定案。3月3日,陈县长便组织机关、群众非战斗人员疏散,转移到北山中的白坡、沙沟、马家沟一带。

3月4日早晨,由新绛县出发,朝西向稷山县城进攻。我军得到后,立即部署迎敌,为了保证县城机关和群众的安全转移,县武警队在陈捷弟的带领下,迅速赶往并占据城东大佛寺以东高地,隐蔽待敌。中午时分,的先头部队由太杜村行进到大佛寺以东的沟地里,企图向稷山城北的高地迂回。当敌人进入我军前沿阵地时,随着陈捷弟一声喊打,密集的火力立即向敌人猛烈袭击,给入侵之敌以英勇阻击,迟滞了对县城的进攻,保障了群众的安全转移,首战告捷。稷山抗日斗争的序幕由此拉开。

3月初,乡吉特委组织部长李颉伯在稷山的白坡村召集紧急会议。参会人员有新绛县人民武装自卫总队负责人张焕、成德,稷山县抗日民主县长陈捷弟、牺盟殷志平、田文莼,河津县刘善树。会议由李颉伯主持,决定将以上三县的人民武装自卫总队合编为晋南游击独立团下设三个营。陈捷弟任团长,李颉伯兼政治主任。后为有利于党的统一战线的开展,更好地执行党的独立自主地开展游击战争的方针,避免阎锡山将其编为他的正规部队,约月余,即被乡吉特委解散。各县武装总队又返回本县,独立开展游击活动。

5月,根据山西省牺盟总会和省政府,稷山县人民武装抗日自卫总队同稷山县武装警察队、稷山汾南抗日武装自卫队合编为稷山县人民抗日游击支队。支队长陈捷弟,政治主任聂乙。支队下辖三个大队,一大队由武警队组成,大队长许敬忠,政治李丹墀;二大队由抗日武装自卫队组成,大队长谷清州;三大队由汾南抗日自卫队组成,大队长刘化育,政治郑辑五。全支队共500余人。

二、巧夺稷山城。

为了保护群众,进一步打击侵略军,陈捷弟周密分析了当时敌我双方的战斗力,制定并实施了攻打、收复稷山县城的作战计划。1938年4月中旬,陈捷弟派太杜村在伪警察局的杜天雷同敌伪维持会打通关系,并派20名游击队员连同武器秘密入城潜伏起来,发动沿公路的姚村、下柏等村特别是县城东的群众,把自家的狗看管好,保证我军攻城行动的隐蔽性。1938年5月30日夜,县抗日民众武装游击队除留少数人在马家沟原地守备外,其余300余人全部开赴稷山县城东关。天微亮时,十几个化装成农民的游击队员给敌人送给养”在东城门下叫门。杜天雷听到后告诉敌哨兵:太君,良民的,送给养的,开门,开门的。”由于杜天雷经常领着城外农民送东西,习以为常,就满不在乎地掏出钥匙和杜天雷一起下去开城门。城门一开,游击队员们一拥而进,杜天雷等飞奔上楼与城楼上的鬼子展开了搏斗。驻在东城门内路北另一间房里的鬼子听到外面有情况,感觉不妙,来不及穿衣,就把机枪架在窗口胡乱扫射,使我军一时难以前进。此时,我军一名游击队员顺着墙来到敌房窗下,举起手枪呯”的一声打过去,机枪不响了,游击队一拥而入将房内的守敌全部消灭。我军正要分头向敌人的各据点进攻时,正遇上盐店驻扎的迎面扑来。霎时间,枪声四起,从钟楼口到东街当铺门前,敌人凭借武器装备的优势,妄图将我军打出城外。我军也有些同志因武器差、作战经验不多,有些招架不住。眼看离东门只剩下300来米,形势十分危急。在此胜败攸关之际,陈捷弟当机立断,下令将东城门上锁,决心同敌寇决一死战。陈捷弟虽然只有23岁,但他机智多谋、英勇善战、身先士卒,他率领队伍向前冲锋,一鼓作气把反扑的敌军消灭了一大半,尸横街道。这时,潜伏在城内的游击队员白海泉、马奔儿等也从西街冲了过来,敌军发觉两面被攻,阵势大乱,四处逃生。我军乘胜追击,在盐店包围了部分敌军。盐店是稷山城内四面砖砌到顶铁门铁窗的院子,位于南街路东。它的坚固程度在当时胜过修筑的碉堡,所以鬼子总部设在这里。盐店被我军包围后,敌人坚守不出,拒不投降。当时还没有爆破器,盐店枪打不入,火烧不着。最后,我军架梯子攀上墙头,扒瓦,但十几个敌兵立即开枪射击,封锁了已打开的缺口。这时,群众把麦草、干柴、煤油等易燃物已经堆集在周围,并递上了房顶。顿时,房内火光冲天,了,几十名鬼子官兵埋葬在火海中。随后又全城戒严,在挨门逐户搜捕中消灭8名。另有两名鬼子兵在稷山塔上负隅顽抗,最终也被击毙。逃出城外的两个鬼子,被马家巷村群众抓住打死。这次战斗,由于我军周密部署,游击队英勇作战,群众积极配合,并得到了友军的支援,近百名被全部歼灭,无一漏网。同时,缴获轻机枪3挺、手枪1支、步枪20余支、战马20余匹。我军顺利收复稷山县城,打破了所谓无敌”的神话。

教总三队在稷王山。

三、晋绥教导第三总队。

1938年7月中旬,敌区工作团魏纯美指挥所部,借口向我游击第三大队发动突然袭击,将该大队包围在坞堆村,企图强行收编。陈捷弟闻讯亲率一大队前往增援,先后在坞堆、坑东等村几经,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尚茵培见武装收编未能凑效,便下令撤销陈捷弟县长职务,派崔岷接替县长,以夺回稷山军政大权。陈捷弟据理力争,坚决不交一兵一卒,阎锡山无可奈何,不得不通过牺盟会调处此事。此时,汾河以南的安邑、临晋、荣河、虞乡等县也发生了进攻牺盟会和自卫队的事情。安邑县自卫队由于遭受特务姚建新匪部袭击,被迫离开本县,于7月26日转移到稷山县翟店镇,是夜渡过汾河,抵达太杜村,进行整训。随着形势的发展,我党感到在汾南地区,需要组织一支坚强的武装力量,以对付蒋、阎的袭扰,加强抗日游击战争。经汾南县委研究,以牺盟汾南办事处的名义,报请省牺盟总会。1938年9月6日,牺盟总会负责人牛荫冠同志,带着孙定国等人,来到太杜村调查处理稷山事件。宣布经上级研究决定,将稷山县抗日游击支队和安邑人民抗日游击支队合编成晋绥教导第三总队总队长孙定国,政治主任陈捷弟。设有组织科、宣传科、科、总务科,分别由薛克忠、聂乙、范俊瑞、张瑞林担任科长,军事教官由八路军派来的匡斌担任,参谋工作由成德、王揖同志负责。下设三个大队,一大队大队长为许敬忠,李丹墀;二大队大队长为韩俞,邵建民;三大队大队长刘化育(后叛变)郑辑五。共500余人,活动在道西汾南地区。

晋绥教导第三总队,简称教三总队。教三总队成立不久,河津开进翟店街修筑碉堡。教三总队闻讯,夜间袭击敌人击毙8人,逼敌撤退。9月中旬,从荣河县(今万荣县)返回清河镇大庙里。孙定国和陈捷弟获悉后,认为实现抗日诺言的机会到了。两个商议后决定:陈捷弟带一大队攻进大庙歼灭;孙定国带领二大队在清河村北警戒打援;三大队在清河村南、村西作预备队。当天半夜,乘熟睡后,各大队开赴预定地点。陈捷弟带领一大队从村西巷道摸进大庙西边的院子,并迅速爬到大庙西边的房顶察看敌情。由于天黑看不清,陈捷弟命令开枪,几十条步枪集中火力猛打。敌人清醒后,组织人员反击。火光中,陈捷弟发现敌人太多,于是下令撤退。此战虽未歼灭敌人,但却锻炼了队伍,摸清了敌情。

不久,教三总队又获悉有一支运输队绕道清河镇向侯马转运。孙定国与陈捷弟商议后,提出在清河镇以东的阳城沟组织一次歼灭的战斗。孙定国和陈捷弟一同到北阳城、南阳城实地察看地形,经过研究,制定了作战计划。具体布置是一大队先行占领高地,二大队下沟占领有利地形同战斗,三大队作预备队。9月18日佛晓前,队伍到达预定地点,埋伏在阳城沟两侧。9时许,运输大队进入伏击圈,二大队迅速进北阳城村,在西门外截断敌人后路。顿时,枪声四起,在沟里成了瓮中之鳖,惊慌失措。我部前后夹击,打的四处乱串,人仰马翻。二大队越战越勇,由南向北冲入敌群,死伤一片。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战斗,丢弃运输物资,夹着尾巴向东逃窜了。这次战斗共毙伤30余人,缴获步枪10余支,骡马5匹和部分食品,教三总队战士程进才牺牲。这天,恰逢9月18日,我军以这次战斗的胜利纪念九·一八事变七周年。

教三总队成立后,为了迅速壮大武装力量,先后多次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党的抗日主张。这年冬天,在清河村召开大会,孙定国作了动员讲话。他说:我叫孙定国,山东人,为了抗日才来到稷山县清河镇。1931年鬼子霸占我东北三省,去年北京、天津、太原等相继陷落,今年侵略军的铁蹄踏进我晋南各县。所到之处,杀掳同胞,妇女,烧房毁屋,妄图灭我中华,亡我民族。杀了你们村的铁匠,抓了你们村的人,有的姐妹还被其侮辱…同胞们!乡亲们!我们当亡国奴吗?不能!不能!一万个不能!

孙定国继续讲到:鬼子是人,我们也是人,为什么要受鬼子欺侮呢?是小国,中国是大国,我们有四万万五千万同胞,只有几千万人。只要我们全国人民动员起来,团结起来,不要说拳打脚踢,就是用嘴咬都能把他们咬死他…你们稷山就有打击敌人消灭鬼子的好经验,就有打的英雄人物,说着孙定国手指台下叫上两个军人。一位是攻克稷山县城前埋伏在城里的白海泉,一位是隐藏在日伪维持会给我军送的马奔儿。孙定国拍拍他们的肩膀说:大家看,他俩都是你们稷山人,他俩并没有长出三头六臂,可是他们是消灭鬼子的英雄,稷山县游击队都是抗日英雄。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可是他们打进稷山县城,消灭了100多鬼子。同志们!乡亲们!大家说他们是不是英雄?是!台下听众齐声答震耳的喊声回荡在大庙内外,一会儿,从庙门外又进来不少人。接着,孙定国又转过身来指着坐在主席台的陈捷弟说:他就是你们的陈县长,是他指挥稷山县游击支队,采取里应外合战术,攻进稷山县城消灭军。同志们,乡亲们!大家说他是不是你们的好县长!是!台下听众同声答现在他是我们教三总队的政治主任,正在领导部队打鬼子。大家听说过阳城沟伏击鬼子吗?听说了!台下齐声答今后我们还要在许多地方打击鬼子。我们教三总队是老百姓的队伍,是咱老百姓的保家队。清河镇的好男儿都应该参加这支部队,稷山县的好男儿应该参加这支部队,全山西、全中国的好男儿都应该积极参加抗日部队。最后,孙定国带领全体听众齐唱:工农兵学商,一齐来救亡…这首歌典唱完后,又带领大家齐唱: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指挥部队边唱边走出了会场。

孙定国、陈捷弟等领导走下讲台,许多群众纷纷挤近舞台,争先恐后地要看孙定国,有的握手,有的问这问那,孙定国实在应接不暇。最后,在警卫员保护下走出大门。这次抗日宣传大会震动很大,一天一夜,清河镇就有28位青年报名参军。孙定国的警卫员贾自力就是这次报名参军的。清河村人最多,有贾自立、贾守恒、史英秀、史惠祥、冯永贤、贾树堂、贾有光、冯炳文、张金荣等。

随着抗日热情高涨,教三总队也迅速发展成了千余人的队伍。武器装备除两个支队原有的以外,大多来自忻口战役、娘子关战役退下来的散兵携带下来的,还有收缴土匪队伍和保家队伍的。教三总队在汾南一带活动几个月后,我党为了适应游击战争不断扩展的需要,根据各县游击支队的要求,于1939年1月,在原稷山县望嘱村,以教三总队为基础,将猗氏、临晋、荣河、万泉、虞乡、闻喜等六县的游击支队合编为政治保卫第一支队支队长孙定国,政治主任陈捷弟,全支队共有3000余人。

一九四五年九月在稷山自左向右:王墉、柴、孙定国、张学纯。

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小儿感冒咳嗽化痰药
维生素D和D3的区别
玉林正骨水效果如何